不靠吃药打针电刺激,最可怕的瘫痪这次被战胜

作者:gxcaifu.com    发布时间:2018-12-09 20:33    浏览::

  脊髓是衔接中枢神经和外周神经的桥梁,是将大脑的命令传递到人身体各个部分的关键环节。一旦受到外力打击,导致脊髓骨折,往往会造成伤害部位以下肢体的运动觉得功能妨碍,同时会伴有大小便失禁、苦楚悲伤、肌肉痉挛等症状。

  今年6月,我国科技部官网发文介绍称,在中国,每年脊髓损伤新发病例达12万例;在美国,每年新增脊髓损伤病例1.7万例。同时,脊髓损伤救治的经济消耗十分惊人,美国脊髓损伤中心2017年的统计显示:在美国,依据截瘫患者损害时的不同年事和解剖节段,平均每位患者救治的花费为34万~100万美元。

  而最近来自瑞士医学界的一项研究,给寰球截瘫患者带来了好消息。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三名因慢性脊椎损伤而瘫痪的男性截瘫患者接受了定向硬膜外电刺激(EES),研究人员通过无线植入物对脊髓正确释放电刺激,促进了他们腿部肌肉的运动,让他们实现了从新行走。

  接收医治后,三人只需要借助极少的外部帮助,就可以独破穿过实验室,其中两人甚至可能在自己所住的小区里行走,但须要助行器来保持身材的平衡跟保险。其中一人还表现,术后他能更好地在床上翻身,还能够在双杠之间跨出多少步。

  实现治疗后,无电刺激也能控制肌肉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的研究人员和洛桑大学病院日前在有名杂志《自然》和《造作神经迷信》上发表了他们的研究。成果表明,脊髓的电刺激,结合密集的身体训练,有助于截瘫患者逐渐恢复行走才干。

  尤其让医学界人士感到愉快的是,全体过程结束后,即使没有电刺激,这些患者也能自行操纵此前瘫痪的腿部肌肉。这项被称为STIMO(地面刺激活动)的最新研讨,也建立了一个新的治疗框架来改进脊髓侵害的恢复。

  现年33岁的大卫·梅兹就是三名接受治疗的患者之一。2010年,他可怜在运动中摔断脖子,多少年后双腿失去知觉。梅兹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我的左腿曾完整瘫痪。当初我可能在不电刺激的情况下伸直左腿的膝盖,波折臀部,甚至移动脚趾。”包括梅兹在内的三名患者,都在几年前就遭受过脊髓损害,并患有局部或完全的下肢瘫痪。

  美国华盛顿大学的大脑科学家切特·莫里茨诚然没有加入这项研究,但他对研究结果印象深刻。他表示:“这项研究令人兴奋,由于这证明了脊髓损伤是可以治愈的,而且即便是在关闭电刺激的情形下,患者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恢复行走。”

  为进行这项研究,EPFL的研究小组最初利用的是美国医疗器械公司美敦力(Medtronic)生产的一种电子植入物,这种植入物原本用于帕金森症患者的深部脑刺激。洛桑大学医院的功效性神经学家布洛赫在患者控制腿部运动的脊髓区域旁边插入了16个电极阵列。植入物通过无线的方式连接到患者脚上的传感器,这些传感器可以检测到病人何时打算步行。检测到行走用意后,传感器便通过刺激那些因为受损而不能自行激活的腿部肌肉,让患者得以行走。

  电刺激“必须像瑞士手表般精准”

  治疗开端几天后,三名患者已经能在跑步机上行走,但在地面上行走需要支持物。在EES的辅助下,研究人员会调解患者的台阶高度和步幅长度,他们最终在EES开启的状况下在跑步机上走了一个小时。

  布洛赫博士表示,“电刺激必需像瑞士腕表一样精准才行。选定的电击结构可以激活脊髓的特定区域,模仿大脑发出的产生行走的信号。(通过这种方法)患者可以在一周内通过自身体重的支撑进行行走。我知道咱们的研究已步入正轨。”

  金融时报还称,为了协调大脑在定向电流刺激下(发生)行走的用意,三名患者被放置在一套挪动的马具上,随后接受增肌训练。与此同时,术后的身体训练还进一步刺激了患者受损神经之间的连接性成长——这证实了人类神经间的“可塑性”(神经系统重组神经纤维的内在能力),使神经系统能够在适当的条件下重织起来。

  该项目的负责人、EPFL神经系统科学家葛瑞格·库尔坦表示:“在为期五个月的练习后,患者自行把持受损肌肉的才能得到了极大改良。人类神经体系对这种疗法的反应比我们的预期更踊跃。” 库尔坦表示,总共有8名截瘫患者参与了目前EPFL的研究,随后该校还将对另外20名患者进行研究,这20人将接受更为敏感的脊髓植入物,还将在患者节制身体运动的大脑皮层中参加新的植入物。

  疗法仍处于试验阶段

  逐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微信号:nbdnews)记者留神到, 通过硬膜外电刺激来使截瘫患者行走,切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之前,其他科学家已经通过类似方式使截瘫患者能够在助行器和短距离电刺激的援助下行走,但前提是电刺激必须是开启状态——一旦电刺激被封闭,患者也将即时恢复到瘫痪状态,无奈再激活腿部运动。

  在将此疗法应用于人类患者之前,EPFL的库尔坦教养已在动物身上对该疗法的原理进行验证——当电流利过脊髓进入肌肉时,原来后肢失去运动功能的老鼠可以重新开始奔跑。动物试验也使库尔坦传授的团队得以实时模拟大脑如何天然地激活脊髓神经。其余研究小组后来也报告称,持续刺激可以恢复人类患者的一些肌肉运动。

  值得留心的是,瑞士研究人员此次公布的疗法仍处于试验阶段,该疗法对其余完全或部分瘫痪的患者的疗效还有待研究。其他研究职员忠告称,瑞士研究人员的研究范畴并不大,而且他们选定的都是偏瘫患者。凯斯西储大学医学院物理医学与痊愈学教学金伯利·安德森博士就表示,固然这种疗法潜力不小,但“要让人们可以获得这种标准医疗服务,咱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初的关键是优化这项技能,以及神经之间连接的位置,”从事同类研究的瓜尔·库尔蒂娜认为:“当你很多年不走路的时候,你必须从新学会走路。”

本文首发于微信民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跟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